O.R.I

【mor莫萨】哭吧,安东尼奥(百字小短篇

rt,半夜码字产物。大概就百字长。

第二人称注意。be但是不太刀…个人感觉。

幼儿园文笔。

代入的是米扎flo萨。

结尾相当仓促,急着写作业去了【……


……他双眉微皱,眼眶含泪的模样对你是无上的毒品。


蜜色的双眼被朦胧的泪滴所浸透,洇起的水汽使人心疼又带来了些许微妙的气氛。




为此你也曾做下许多玩笑般的恶作剧。


哭吧。安东尼奥。


不止一次你曾对他这么说。


你知道他包裹在紧身西装裤下的小腿线条分明却又丰满,最为适合皮鞭抽打。在他的皮肤上留下独属于你的红痕,而轻按一下那印记便会让那意大利第一男高音的歌喉为你发出些许忍耐痛楚的呜咽,蜜棕色的眼睛泛起闪动的水光。


哭吧。安东尼奥。




你知道他无法离开你。


用演奏钢琴的手指挑起对面人的面容,口中哼出不成型的即兴小调。趁着他还未来得及作出反应,带着点迷茫的可爱的时候偷偷在他耳边上吹口气。


看吧。你知道他无法离开你。


你的曲调。你的音符。你的声音。你的钢琴。你的安慰。在短短的相处中你曾赐予给他的一切。


以及。


———你的宽恕。






请不要哭,我的安东尼奥,我的好大师。


不要为我流泪。


你曾这么对他说。即使被赐予了上帝的音乐灵感的你依然不过是一介凡人,而死神的脚步声迫使你认清自我。


即便如此,请不要为我流泪。


你这么对他说。






陷入流沙的人绝望而迷茫地挣扎着,却随着每一次徒劳的尝试而愈发下沉。


从本能的慌张,到绝望,到最终的呆滞麻木,泪痕早已风干在眼眶中看不出痕迹。


你望向他似乎在风中吹得有些干涩的眼眶。


……


不要这样。你无声地在心底叫喊。






哭吧。安东尼奥。









是个摸鱼的眼镜flo萨…画废求不打orz

人体是什么我吃了不存在的

眼镜是什么瑰宝给谁谁可爱【?】

【生贺】你爱我吗要吻我吗

接龙产物 史上质量最低生贺
cp 米扎flo萨

有时候萨列里真会觉得身旁这只金色头发的不明生物和一只音乐天分该死的高的橘猫并没有多少区别。
……除了猫这种生物其实并不很烦,更多的时候它们还是很高冷的不理会人的存在。
……而身边这只显然就是处于不小心吸多了猫薄荷的状态了。
一旁的莫扎特讨好地叼着刚写好的曲谱,嬉皮笑脸地蹭上来炫耀般抖动了两下:“大师您看看嘛———”
“萨列里大师———”
萨列里明确表示了搭理这只不明生物可能会降低双商的肯定猜测以及拒绝这么做的意愿。
“萨列里大师———”
安东尼奥·冷漠矜持·我就是聋你能拿我怎么办·萨列里第三百八十四次试图忽视眼前的这只凑过来的金色毛团。
“萨列里大师———”
萨列里渐渐觉得视而不见并不是个办法。
作为一个音乐家此时他竟然无比希望自己的听觉处在一个不那么灵敏的状态。
他决心用行动告诉身旁这只精力过剩永不停歇的家伙显而易见他更愿意专注于眼前的树根蛋糕。
“萨列里大师,请您过目——”见他亲爱的大师显然是下定了不想搭理他的决心,莫扎特稍稍摆出了一副他自以为严肃的神情,站起身来十分浮夸地鞠了个躬,双手将曲谱递给了安东尼奥。
萨列里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莫扎特只是轻易拿捏准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没有哪怕任何一个人能够拒绝他的哪怕一个音符。缪斯倾慕他的眼眸,将毫无保留的爱意倾注给了这一个凡人。从此凡人升飞成为天使,成为了所有目光都需要敬仰崇拜的存在。
“…所以,莫扎特先生,请解释一下您把一张好好的乐谱上用你差劲的字体写满Ti amo而且连这五个字母都拼错了几处的原因。”
“我亲爱的安东尼奥。”
“…萨列里。”萨列里不动声色地纠正了这个愚蠢的称谓。“还有,如果您是想问我对这首曲子的评价的话,我能告诉您它确实棒极了。韦伯小姐应当会十分欣赏这首曲子的。”
“真的吗?您也喜欢这首曲子?那真是太好了——真的,为了写出这首曲子我可是细心构思了一整个月的——”莫扎特像是丝毫没发现萨列里脸上一闪而过的失望表情一般开心地叫道,伸手将萨列里手里的蛋糕勺夺了下来,按住宫廷乐师的手腕,双眼紧盯着那双琥珀色的瞳仁。“您的生日很快要到了,大师,您需不需要——”
“谢谢。”像是在表达强行被抢掉了蛋糕的不满,萨列里出声十分敷衍地打断了他的话。“您能记得这件事真是我的无上荣幸。”
话音未落他就惊觉唇尖上传来一阵柔软的触感。
“沃尔夫冈———!”
“生日快乐,我亲爱的安东尼奥。”


………
“您——不应该对此做什么表示吗?”莫扎特抬起目光,轻快地问向对面的人影。
“什么?”萨列里显然还沉浸在震惊中丝毫没反应过来。“对此…我非常感谢…?”
“不是这样的,大师。”金发青年认真纠正道。“请您回吻我,或者告诉我您爱我。”
“我爱………您的音乐。”萨列里认命一般抬起头,闭上眼睛试图逃避眼前青年的目光。
“不,大师,您知道您不是这么想的。”金发青年扬起轻快的语调,指尖抚过宫廷乐师的脸颊。“不过就算您不想回答也行,我心里已经收到您的答案啦。”




“大师,之后当您想要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千万别忘了我是给过您回答的——”金发青年的声音依然在耳边回响着,带着些许的呼吸气息像是情人的呢喃耳语。
“我爱您。”
“四十二岁生日快乐,我亲爱的安东尼奥。”
萨列里抬起手腕,上面有一道被蜡烛灼烧致伤的痕迹,却像是一个过于长久的牵手所压出的印痕。
“谢谢。”他对着前方轻轻开口。

梗句:
【你爱我吗要吻我吗 我的爱人不回答
——我的爱人·风筝告别的前夜】




一小时摸鱼…一张很不像的冰棒小姐(。

【错误的男朋友调戏方式】
首先私心占tag莫萨/米flo抱歉qaq
随手的一张摸鱼【全lofter最低水平不虚www】
大概就是【作死向如何正确的激怒你的(男)朋友的正确方法】了吧qwq
不管怎么样小裙子和萨聚聚/傻flo还都是很配的【你走qaq】
小学生画技轻喷qaq
最后嗯裙子不是原创是淘宝lolita店家bramble rose的恶德耳语-天使,侵权删qaq